咕咕咕

偏爱东东。没了。

这是缘分 四

《这是缘分》四


韩沉×尤东东


拖更了抱歉。这章也很ooc(。)实在是没脑洞了(。)


尤东东挣扎着,想给身后男人一个肘击。可他一小屌丝,对什么格斗技巧一窍不通,向后的自认为很强力的一击被那个男人轻松化解,直到被扯上车的时候还坚信林洛霏会来救他。


可是没有,林洛霏连一片眼神都没分给他。尤东东刚想文艺一下,就被身后熟悉声音吓得差点从座位上蹦起来。


“你是来干嘛的啊,要钱?我给你,二十万够不够。”


尤东东被扑面而来的土豪气息吓到了,他呆愣了一下,转着眼珠看这面前人。他听这话怎么不太对劲啊,再一联想他话语,脑子就被打通了。无名火起差点烧掉他的眉毛,他立马嚷嚷起来。


“你丫!你特么还敢来啊!不是,你丫还我清白!”


韩沉刚追上车就听见这句话,他不自觉皱眉,将方向盘攥紧了些,韩沉不是半大小伙子,只听这么几句话的确容易使人误会,可他想着尤东东模样怎么也不像是会找人的那种人。再听前方出租车里声音越来越激烈有股就要打起来气势,他赶忙加快速度将出租车拦下。


“停一下,警察办案。”


下车的时候尤东东还吵的衣服皱褶头发蓬乱脸上通红的,气的不轻撸袖子看着就要和张扬打起来。


张扬也挺冤,他也没办法,只得允了尤东东的实习请求。


韩沉就很尴尬了,他全程靠在车上默听他俩对话,大致摸出来个事情大概后将烟掐灭。他实在不喜欢烟味儿,如果不是为尤东东这事儿发愁也不会点起来烟。


眼看他俩达成协议,韩沉挥了挥手就当是跟尤东东打了招呼,转身就上车开的没影。


尤东东感激的看着一绝而去的车屁股,要不是韩沉这一帮忙,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混进林洛霏的公司追求她 ,所以他是真的感谢韩沉,即便是见他的第二次。


要不要给人家买点东西答谢啊,毕竟这可是我追求爱情鸟道路上的一大助力。不过这下,霏霏肯定能看见我的努力,嘿嘿。


尤东东这么想,憨笑着抓紧了自个儿包的肩带。他仰天无声笑了会儿,才想起来要送人东西,慌忙从衣裳口袋里翻出那张卡,他眯着眼,脸上带着一种势在必得的笑容。


嘿嘿,韩沉,我绝对要拐到你做我的锦鲤。


《这是缘分》三

《这是缘分》三。

韩沉×尤东东。

小学生文笔。

我知道韩沉不该这么早就在乎他。就当是一见钟情吧(什么)
我写着自己爽的各位大哥看着满意了能不能给我个小红心让我开心开心(…)


这男的…还有点小帅?…操,那特么跟我一样的脸能不帅吗。

尤东东这么想着,泄愤似的拉了拉自己帽子上的那根线。他一团乱麻的脑子里难得还能腾出一小块芝麻大小的干净地方来想韩沉这个人。可这个地方太小了,眨眼就被他甩到不知哪个旮旯里。他现在就跟淹在水里,去拼命够着那根茅草来拯救自己的旱鸭子一样。

尤东东再一想林洛霏挂掉电话前的最后一句话,他没有办法安慰自己这是什么愚人节的小把戏,况且愚人节早就过了。

我一定能把霏霏追回来,我一定要证明,真爱,是属于有真心的人!

被说分手的痛苦很快就被他的屌丝精神化解,尤东东本着自身所具备的火热爱意来给自己打气。他出发了。

尤东东唱着歌蹦蹦跳跳的,从树荫中穿过慢慢向林洛霏的公司去。

与此同时的韩沉已然带着所谓减肥餐回到了警局,最近没有什么案子,闲暇时间里吹着空调很难不让人昏昏欲睡,他进门看的就是这么一幅景象。大部分人托着下巴毫无干劲,只有几个他的好哥们还凑在一起叽叽喳喳。

韩沉跟他们打了个招呼侧身就进了苏眠的办公室,苏眠的办公室里明显比外面温度高了不少。他刚刚适应了外面的凉气,温度回升又带来了点滴汗意。他松手将塑料袋放在她的办公桌上,得到了一声谢谢后转身就出了门。

夏日里闷热的暴雨说来就来,韩沉在窗边从豆大雨点连成的线中看见了一只落水狗,那只狗水淋淋的,在雨中跑到屋檐边。

它很像那个叫尤东东的人。

韩沉鬼使神差的这么想着,很快又将这个念头抛出脑海,善心让他拿着火腿肠出门冒着被雨滴打湿的危险去喂那只狗。

狗很亲人,也许是真的饿了,就着韩沉的手就开始啃食火腿肠。这么大的雨衣服免不了被打湿,黏在身上带来潮湿闷热,韩沉伸手抚摸那只狗的头,看着黑毛犬的湿润眼睛,刚刚被抛到九霄云外的想法不可避免又回来了。

它真的挺像尤东东的,还…挺可爱?

似是被自己夸赞男人可爱的想法恶心到,他很快打住自己的想法,再次挠了挠狗的下巴拍拍手站了起来,出神的望着被太阳照射着闪闪发光的小水坑。

——天不知什么时候晴了。

尤东东站在屋檐下,心有余悸的看着闪闪发光的水坑。亏他跑得快,刚感觉出有下雨的苗头就躲进了便利店,他探出头看了看,确认那一片乌云已经散了个干净后就跑了出来,毕竟在人家便利店待着不买东西也挺尴尬的。

他继续哼着歌,眼看就能到人公司,面前就是霏霏,刚刚挥手朝人打招呼就被一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男人拦着上了出租车。尤东东慌极了,胳膊带腿都动了起来拼命想从这个人怀里出来,结果就他那小猫力气非但没挣开还被人搂紧了往出租车上带。他见挣扎无法只能高声喊了起来。

“霏霏——!救我啊霏霏——!”

韩沉被堵塞的马路烦的不行,眼看别无他法他选择绕路,刚冒头就听见了一声嚎叫。

这声音怎么这么像尤东东的,我听错了……?

他这么想着,揉了揉头,就看见一辆出租车疾驰而去,从里面传出来的声音熟悉的很。

“尤东东…。”

韩沉低声念了他的名字,一踩油门就跟了上去。

《这是缘分》二

韩沉×尤东东。

小学生文笔注意。

没大纲现想剧情真的好麻烦哦。





  尤东东愣了一下,他皱眉眨着眼看面前这人一副不能理解的样子,犹豫半晌才握住韩沉的手上下晃了晃,他结结巴巴的说。

  “我,我叫尤东东。尤是尤其的尤,东是东西的东。”

  韩沉保持这个姿势,似笑非笑看着他。尤东东半天才反应过来,瞪大了眼就要抽手后退。

  “你,你是黑盾组的!??”

  眼看他样子就跟小狗似的,止不住想跑,眼神里灌满了好奇与害怕。两人手心沁出的汗水有点黏,韩沉有点不想放手。他想,这人这么可爱,又与自己同脸,指不定什么时候有用,不如...。他还没想完,就被尤东东的手机铃打断了思路。

  尤东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后退两步低头去掏手机,看见备注的一瞬间他呼吸停止,他带着歉意点头转身就去接电话。韩沉没有偷听别人打电话的习惯,可尤东东反应太强烈,他克制不住想要去了解这个与自己一模一样却又丝毫不相同的人。

  尤东东急切又期待,他还在期待霏霏能说出一些话来挽回他摇摇欲坠的男性自尊心,但是她没有,她只是用更冷淡的声音来割尤东东的心。尤东东解释心切,全然没注意到身后人,他双手握着电话提快语速,只想将事情解释清楚让他的女朋友回来。

  ...我竟然在听一个刚认识的人的墙角。韩沉这么想着,却没有移动脚步,他站在那儿,像一棵松。隐约传来的解释声让他听不真切。朦朦胧胧的,像是隔着一层膜。

  “霏...我真不是......你相......霏霏!”

  电话被挂断的声音像是最后一刀,尤东东颓丧的将手机放回兜里,转身就被韩沉吓了一跳,他现在没有好脾气,自然也不会对韩沉有什么好脸色。尤东东蹩着眉,他绕开韩沉准备去林洛霏的公司里找她,刚刚绕到韩沉身侧就被他伸出的胳膊拦住,尤东东气急了,也不管什么警察组长了就准备推开他去打车,只见那修长漂亮的手一翻,魔术师般的变出一张卡片卡在手指间,尤东东不明白了,他扭头去看韩沉,只看见了一片影,那张卡也塞到他的手里。灰尘飘散中参着他的声音。

  “尤东东,这是我的名片,收好。”

  “我们总有一天会见面。”

《这是缘分》一 cp 韩沉×尤东东

cp 韩沉×尤东东。(重!)

小学生文笔,在练。

随缘写,为心爱东东练文笔。韩神ooc抱歉啊。


尤东东两手插兜慢慢走在大街上,他今天刚和吴宇时吵了架,正是闹得不愉快的时候,什么地方都不想去,这就在街上边走边想。


他看着车水马龙的街,心不住沉了下来。其实宇时哥说的有道理。尤东东这么想着,拉了拉衣角。霏霏是谁啊,是女神,我这一屌丝...可他也不能这么过分啊!尤东东垂着头愤愤的嘟囔着,光顾着看脚下也没看前方有没有人。


韩沉就这么拿着一袋子面包从超市里出来,还没站稳一毛茸茸脑袋就撞了上来。得亏他保持锻炼,不然非得给撞倒了。他后退了两步,就这么垂头看着疼到捂头的陌生人。


“你丫谁啊!”


“你是谁?”


两道相同声音响起皆是吓了一跳,韩沉反应过来扯着人走到一边,他摸着下巴打量面前这哥们的模样。不知为何通红的眼眶,邋遢的胡子和不修边幅的头发,老土的黑框眼镜。一张脸去了这胡子就跟他一模一样了。


尤东东也挺懵,方才不快全被头顶疼痛驱走,嘴里骂人的话还没吐出来就看见跟他一模一样的脸,这下连鸡窝似的发和凌乱衣服都没在乎,眉毛一扬当即喊了声。


“我操!有,有鬼啊!!!”


韩沉正暗下思考着呢就被人一嗓子吓得掉了塑料袋。刚好空出的手就有了用,他精准无误的捂上了尤东东的嘴,韩沉看着他惊慌失措样子不由得失了笑,恶劣因子涌上使他略放力气凑人耳边轻声吓唬他。


“对,我是你的前世,我来找你复仇的。”


尤东东快哭了,他不就是嘟嘟囔囔了几句屌丝努力一定会和女神有结果吗。怎么就遇见这,这样的人了啊。


  韩沉见逗人逗得太过挑了挑眉松手,收回那副模样弯腰提起塑料袋,站直身体后他伸手给尤东东。


  “韩沉,黑盾组组长,你是?”


韩沉×尤东东。

小学生文笔。

就是个脑洞。

ooc抱歉了啊xx。

尤东东一副生无可恋模样双手放在膝盖垂头不愿面对对面与他长相一模一样只是少了胡子的男人。

  的确是他大早上起床不小心闯了个红灯,违反了交通规则,这他承认。可谁能告诉他堂堂黑盾组组长韩沉能过来找他啊!

  韩沉端起面前咖啡轻抿,被苦涩味道刺激的他忍不住蹩眉,将仅喝过一口的咖啡放在玻璃桌上,他手指交叉放好垫在下巴上,眼看着尤东东哭丧脸又不敢说话,忙碌带来的疲惫感被一扫而空甚至还赠送了些许好心情。

  韩沉逗够了这人,这才收了笑做出严肃模样,沉着音开口。

  “尤东东,男,三十岁,在一家正规的设计公司上班,单身。”

  他顿了顿,双腿交叠身体后仰靠上椅背,欣赏够了尤东东着急又害怕的可爱模样这才屈指轻点扶手再次开口。

  “你知道我找你干什么吗?”

  “我想找你谈个恋爱。”